安東尼說,用他2000%想打球做標題

安東尼說,用他2000%想打球做標題
2019年11月08日 14:47 NBA綜合
安東尼 安東尼

  卡梅隆-安東尼仍然待業在家,陪孩子打球,出席一些活動。有時候我們會看到一些他的訓練視頻,有時候會看到一些他指導自己兒子打球的視頻。

  在畫面里,他還是那個安東尼。他的翻身跳投、試探步跳投依然美如畫,他可能會告訴孩子,希望他能學會自己的這一套技能,雖然不是那么高效率,但想做個扛球權的巨星,你得有些在高強度防守下的高難度出手。

  畢竟你爸我,過去也是這種人呀。安東尼在視頻里表達了自己仍然希望重返球場的意愿,并且他用了“2000%”這樣的形容和表達,在瓜稍有些發福的臉上,還是他標志性的微笑,讓你看不透,那笑容背后的想法,究竟是什么。

  同為1984年出生的勒布朗-詹姆斯,如今依然是聯盟前五甚至更高排名的球星。他是洛杉磯復興的領袖,是擁有絕對實力的巨星。他成為歷史上最老的連續三場貢獻三雙的球員,詹姆斯賽后轉發了一條湖人官方對他的祝賀,加上了一個“過氣的國王”的標簽。

  顯然是對那些說他老了的人的一種嘲諷,一種打臉之后告訴全世界,我還在這兒。而1985年出生的霍華德,也用一種可能自己也想不到的方式回到了人們的視野里。

  兩季前還要打600多次低位的霍華德幾乎徹底砍掉了這一項進攻方式,專注于掩護順下和正面護框。他擺正了自己的態度,在球場上貢獻自己所有的能量。他靠努力訓練和節食減重,他說有些東西阻礙了他成為理想中的那個自己,他想改變。

  羅斯如今場均要得20.8分,在活塞這季,雷吉受傷和后場攻擊手的短缺,讓羅斯又獲得了更多的機會。在他最糟糕的那個賽季,他都想到了退役。所以人們只希望他能回來打球就好。但那次50分,讓羅斯的故事在最不可思議的時間節點里達到了高潮。

  而安東尼呢?2000%的意愿能換來重回球場的一次機會嗎?我不知道。從內心來講,我希望他回來,就像青春里的那些人一樣,都說12歲到18歲喜歡上的偶像,一輩子都不會忘掉,那些少年時愛上安東尼的人,是不是也在等著他回來呢?

  但真的很難,他注定要打替補,甚至時間不會超過20分鐘。他可能一個賽季都打不了太多的比賽,跟所有行將退役的老將一樣。他拿著底薪,投一些定點三分,忘記自己那些繁復的進攻手段,做一個絕對的純粹的角色球員。

  他其實可以不用回來的,畢竟之前的故事已經不是那么友好了。為什么我們印象里,巨星結尾都是狼狽的呢?

  科比除掉那一場60分,那個賽季一言難盡;魔術師1996年復出的時候已經是個發福的大前鋒了;38歲的奧拉朱旺在寒冷的多倫多結束生涯;偉大的喬丹在華盛頓經歷了兩個真正老去的賽季。

  他們非要拼到自己油盡燈枯,燃油耗盡。我想,那可能是競技體育的原動力吧,如果他們沒有這份執著的話,他們也許就不會成為萬神殿里那一個個響亮的名號了。

  安東尼如果真有2000%的意愿,那回來吧,哪怕結局不堪,又怎么樣呢?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