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亂象撕下集訓戰略最后遮羞布 1步重棋落錯棋盤

天海亂象撕下集訓戰略最后遮羞布 1步重棋落錯棋盤
2019年10月08日 11:42 國內足球綜合
樸忠均的結局從開始或已注定 樸忠均的結局從開始或已注定

  稿件來源:貝克足球

  國慶無戰事,江湖卻有聲。七天假期的從頭至尾,天津天海都是中國足壇輿論的攪拌器,從將帥的內訌矛盾到主教練于昨日的最終下野,這家在年初被迫變色又在年中失去衙堂庇護的落魄新貴,距離駛向覆滅,恐怕時日不多。

  14場比賽,1勝5平8負,其中僅有的一場勝利還是七月底面對同城兄弟心照不宣的授禮——以償兩年前同等境遇下小弟權健對老大哥泰達的饋贈。

  樸忠均,揮手自茲去,津門亂局再無韓影。

  其實,自從5月28日在足協杯中1-0擊敗泰州遠大賽后、樸忠均與隊員們見面、正式接手球隊開始,天津天海這支“國家集訓二隊”就已經擺脫了自己“準國字”的黃袍外衣。

  年初官定的教練組沈祥福、徐亮、馬荃由于上半程對球隊控制不力、戰績慘淡,悉數下課,上賽季曾救火權健的樸忠均走馬上任;年初官定的于根偉等管理人員也不得不下臺,李瑋鋒等“老權健人”回歸俱樂部……

  這一系列動作,都標志著天海俱樂部實質上在夏天已經恢復了市場定位——當然,這同時也預示著2019賽季球隊的保級重任,將自生自滅、自負自責,再無官辦力量的上層維護。

  這在事實上幾乎提前宣告了天津天海這家內亂重重、資金匱乏的俱樂部,2019賽季保級希望的渺茫。因而彼時,樸忠均入駐天津也引發了多數韓國媒體的不解與擔憂:這是明晃晃的火坑啊,樸氏的結局從一開始或已注定。

  從大環境來看,年初體育總局所制定的一系列國家足球集訓方略(恒大接收無血緣歸化大軍、卡納瓦羅恒大/國足一肩挑、將大量國腳注入恒大/天海、加強國字號集訓力度)在俱樂部領域當時的布控:廣州恒大由中國足協管轄、實行雙外援,北京北體大由北體大實際控制(體育總局下屬單位),內蒙古中優由中奧體育實際控制(體育總局下屬企業),河北北體大精英與北體大深度關聯,銀川賀蘭山由銀川市體育總會全資控股(地方體育系統社會組織)——在夏天時,這一格局也宣告瓦解,體育總局的國家戰略僅持續半年之久。

  這一戰略的首先失敗,便是卡納瓦羅3月份率領國足在中國杯上的潰敗,這加速了集訓體制的結束和里皮的回歸。

  緊接著,卡納瓦羅在5月中旬客戰武漢卓爾時派出三外援、單方面撕毀了體育總局“恒大雙外援”的政策,事實上率先褪去了恒大俱樂部一定的的集訓色彩,這也是體育總局“退場”的標志性動作之一。

  之后,體育總局治下的集訓隊伍接二連三的爆出欠薪丑聞,其中尤以貝克足球深度報道過的寧夏火鳳凰最為嚴重。但是寧夏體育局等有關方面并未與山嶼海集團就解決問題有過實質性操作,這也在某種程度上暗示了官辦力量的退潮。

  此時,里皮已經回到國家隊,為六月份的兩場熱身賽做準備。而再次承擔里皮團隊巨額薪水和龐大無血緣歸化項目的恒大俱樂部,成為了體育總局當下唯一的駐官之所。

  里皮之后,費爾南多、阿洛伊西奧、埃爾克森、高拉特這些恒大和足協邀請里皮二進宮時就予之承諾的外籍干將,全部在夏天進入恒大的歸化體系,整個聯賽也被納入以恒大俱樂部為主導的一元制系統。

  包括中超聯賽賽程給國家隊比賽讓步、國足主場設定廣州天河體育中心等舉措,皆彰示了“恒大-國足”利益共同體的推進節奏,兵峰直指2022世界杯預選賽40強賽。

  那時,還有兩件實際影響深遠的事目:一是在年初拒絕上海上港擔當集訓隊(歸化隊)的前上港集團黨委書記陳戌源,當選為中國足協新任主席;二是中國足協在聯賽中期的俱樂部薪資審查中,拒絕向社會公示本年度各俱樂部的薪金發放狀況。

 

  將這兩件事結合進大環境分析,不難看出,包括上海申鑫、北體大、吉林百嘉、寧夏火鳳凰等嚴重欠薪的俱樂部,在今年特殊的政治氛圍下“維穩”的需要,被中國足協特批予以“茍活”,沒有像去年的合肥桂冠、沈陽東進那般強制解散。

  這,也是對足協新領導班子進行一定意義上的排壓——而這些舉措的目標,同樣只有一個:“擱置一切爭議,團結一心向前看”,確保最高層的男足國家隊和男足國奧隊有一個平穩的世預賽與奧預賽備戰環境。

  這或許也解釋了足協緣何對漠視紀律的郭田雨和醉駕入刑的張鷺,施以長期停賽的極刑,包括國家隊領隊劉殿秋也頗具組織紀律性的被要求進行示眾意味的自檢。

  在這種形勢極度明朗的情況下,從集訓模式里掙脫而出(準確的說應是被官方拋棄)的天津天海,卻頻頻爆發將帥內訌、地方媒體與教練組不和,最終導致教練樸忠均被逐,可謂黑色幽默。

  這家而今已然孤身只影于凄風冷雨里前行的落魄球會,等待他們的將是最為悲慘的境地。以糜昊倫“我已經找好了下家”的口徑為典型,天海的人心早已散了,國內球員只等聯賽一結束就立刻奔赴可能早于半年前就聯系好的2020賽季新東家。

  至于頭號巨星阿蘭,他現在只等熟練唱頌“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為攻陷敘利亞、菲律賓的球門做準備。

  天津天海,遠無天翔,近無海游。那些從白到藍、見證過亞冠八強輝煌的球迷,那些為之付出過巨大心緒與投入的組織和單位,在這一系列毫無規章與邏輯的試錯中的損耗,即將迎來的一地雞毛之際,該由誰來埋單呢?

  遙想年初的大年初三,張修維和劉奕鳴這兩名此前束昱輝董事長頗為器重的“未來支柱”,被送去恒大,換來阿蘭、廖力生、張成林、溫家寶、方鏡淇五名球員;以及魯能姚均晟、蘇寧張曉彬同時加盟——在當時,這一步力道十足的重棋,最終被證明落錯了棋盤。

  它錯的不僅是棋盤、棋子、棋術,可能最根本的地方,更是錯在了那個下棋的人。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