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盲棋不是什么驚天動地的技能 縣冠軍水平就可以

下盲棋不是什么驚天動地的技能 縣冠軍水平就可以
2019年10月08日 14:02 新浪體育綜合
盲棋真的很容易嗎? 盲棋真的很容易嗎?

 ?。ㄎ恼聛碓矗喊偌姨?深度生活八卦)

  經常會有一些棋迷,用一種不可置信的口吻追問我們:

  “我聽說,象棋高手、特級大師,都是可以下盲棋的,下盲棋的意思就是不看棋盤,直接憑著記憶,用嘴巴報出棋譜下棋!一盤棋這么多棋子、這么多棋步,大師和高手是怎么做到的?”

  “還有一些特級大師,比如柳大華、蔣川,他們可以同時下20盤盲棋,而且對陣的都是省市級別的名手、高手,我剛剛下過的棋讓我重新還原我都復不出來,他們是怎么做到20盤盲棋都能了若指掌的?”

  “特級大師能下盲棋,我懷疑他們的大腦構造跟普通人不一樣。以前我看《最強大腦》,有些記憶高手是直接用‘盲填’的方法做復雜的數獨題目,我覺得下盲棋,尤其是十幾盤、二十盤盲棋比做這種盲填數獨的游戲厲害多了?!?/p>

  應該說,普通棋迷群眾,對“盲棋”這項技能的嘆服和贊許,有利于提高象棋話題的新聞熱度,向更廣泛的人群普及中國象棋運動。

  但我必須要澄清一個事實:盲棋,其實在象棋運動中,并非一項技術含量特別高的技能。

  不要說特級大師、大師,連絕大多數具有縣冠級以上水平的棋友,都是能完完整整下一盤盲棋的,而且這盤盲棋的水平,跟直接睜開眼睛對著棋盤看著下差不了多少。

  “盲棋”是一項非常具有觀賞性和戲劇性的表演項目,但它的意義也不能被過分高估。

  01

  很多人可能難以置信,“閉著眼睛”下棋,這么高難度的事情,怎么可能被輕易做到?

  早在2010年,筆者作為一名弱市級棋手,在肇慶參加一個象棋交流活動。期間,和當地象棋愛好者進行了一次盲棋應眾表演。其中一位年紀較大的愛好者要求我讓馬,條件是,要求我不看棋盤(背對盤面),而是用棋譜報出棋步,再由他人“代勞”執子行棋。

  “盲棋讓馬”——看起來如此不可思議的條件,馬上吸引了許多觀眾駐足觀看。觀眾們的心態都很微妙,一方面想看看“高手”是如何“以口代手”完成對弈;另一方面又抱著某種“看熱鬧”的心態,看看我的記憶力,能不能撐住完整的一盤棋,會從第幾步開始出現記憶錯亂。

  棋局在觀眾的一片驚嘆聲中結束了——對手布局階段就丟了車,后面的著法只是在苦苦招架,僅用了不到30回合就敗下陣來。

  觀眾都很驚訝:“請問你是職業大師嗎?你和許銀川呂欽他們認識嗎?為什么你不看棋盤都能下得這么厲害?”

  我告訴他們,其實,這只是熟能生巧而已。并沒有什么智力、天賦之類的突出之處。

  為什么資深將軍引弓射箭能夠百步穿楊?為什么資深賣油翁倒油入孔能夠滴油不沾?為什么資深教師不看課本都能完全復述全部教學內容?為什么馬戲團里的猴子也能轉圈圈跳舞?

  這真沒有什么特別的——只要練久了,你都會。

  在象棋世界里,盲棋實在是一件非常非常普通的技能。

  02

  很多人并不理解盲棋的原理,所以才會覺得它特別神奇、特別不可思議。

  事實上,盲棋這件事,無非就是一個“大號心算”。

  在象棋賽事中,“心算”是一種非常重要的素質——你必須提前在腦海里構思若干種進攻或防守的方案,必須提前預演幾回合、十幾回合甚至幾十回合后可能出現的盤面,在這個思維過程中,根本沒有現實的棋子可以讓你擺弄,你只能自己在心中模擬出棋盤棋子,默念出棋步——這本身不就是在下“盲棋”嗎?

  一盤“盲棋”,實際上就是由多個局部的“心算”所構成的。而一個棋手如果已經達到了縣冠軍甚至地區級別的水平,這種“心算”能力早就已經是小菜一碟,支撐完一整盤的“盲棋”,簡直可以說是綽綽有余。

  過去,很多江湖棋手乘搭火車前往全國各地打象棋比賽,硬座火車或高鐵上的桌子,大小根本不足以擺放棋盤棋子,于是棋手們就直接使用嘴巴“念棋”,通過棋譜交流的方式下棋,對局雙方心領神會,這不也是在下“盲棋”嗎?

  之所以一般棋迷會覺得“下盲棋”非常神奇,那是因為他們從來也沒有類似的對弈經驗。有些老棋迷下了幾十年象棋,水平也只能混跡公園棋攤,成為臭棋簍子的一份子,從來沒有復過盤,從來沒有心算過超過三個回合的棋路,自然無法理解“盲棋”的奧秘所在。

  03

  也可能會有棋迷問:照你這么說,特級大師的盲棋表演,都是雕蟲小技、都是騙人把戲?

  照你這么說,柳大華、蔣川、黨斐這些大師、特級大師們1對20的盲棋表演,都是坑爹的了?

  這個問題要辯證地看。

  首先,下一盤盲棋,和下幾盤、甚至十幾盤二十盤盲棋所需要的記憶量級不是一回事;

  第二,盲棋的對弈難度,取決于你對手的平均實力。要知道,柳大華老師當年1 vs 19的盲棋對手,大多具有縣級或市級以上的水平,這也給了柳老師巨大的挑戰和考驗。而如果你從公園里隨便找些路人來充當對手,估計柳大華老師1 vs 30都沒問題。

  第三,雖然“盲棋”已經是一個被祛魅、被較廣范圍普及的技能,但從掌握人數的絕對比例來看,依然并不高。大多數棋迷長期處于“隨便下下”的狀態,剛剛下完的一盤棋尚且不能全部記住,要他們從頭到尾完全憑記憶下棋,更是天方夜譚。

  04

  盡管,“盲棋”本身不過是一件只要經過長期訓練就能掌握的技藝,它并沒有特別不可企及的智力門檻,也遠遠達不到在《最強大腦》上讓全國觀眾高喊“哇塞”的程度。

  但為什么大多數人還是掌握不了它?

  這時候我們又要祭出那句傳言出自于愛迪生的名言:

  “天才就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

  國內曾經盛傳這句話還有下半句:“但那1%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p>

  還有一部分吃瓜群眾經過詳細考證,認為這句話根本不存在后半句。

  但還有另一部分較真群眾刨根問底,認為這句話本來就不是愛迪生說的,是心靈雞湯作者杜撰之后強加在愛迪生身上的——就跟現在經常在朋友圈刷屏的“魯迅說”、“白巖松說”差不多。

  但不管這句話到底是源自何處,是否真實可靠,但不同的人,對于這句話的不同理解,客觀上也能反映一些問題。

  很多人還是習慣性把問題歸結在“天賦”上,不相信努力的作用和意義。即使有“99%的汗水”這樣的話來鼓舞和勵志,很多人還是寧愿相信“1%的靈感”,從而讓自己的放棄和墮落合理化。

  我是這么認為的,以世界上大多數人的努力程度,還根本達不到談論“天賦”的資格。

  如果真心熱愛象棋運動,愿意在象棋競技上付諸更多的精力和專注,憑我的經驗看,以絕大多數正常人的智力基礎,把自己的棋藝鍛煉到“可以下盲棋”這樣的水準,根本用不了一年時間。

  古人云:讀書百遍、其義自見;我覺得還可以加上后半句:下棋千遍,棋路自見。

  還是那句話,你必須十分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