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椅上看Reining:吐吐賽場上那些"槽點"

裁判椅上看Reining:吐吐賽場上那些"槽點"
2019年11月07日 13:13 新浪體育
圖片來源網絡 圖片來源網絡

  作為一名騎手,賽前備賽階段,當拿到指定路線后,我會開始著手做功課,研究分析路線。

  將一套路線一一分解,規劃為一個個技術動作組, 每個技術動作組又進一步拆分出一個個獨立的技術動作,而每個技術動作又包含操作執行的步驟、順序、標準要求, 將這一系列細節串聯,歸入一個個板塊,貫穿到整套路線中。然后在頭腦里、意識里身臨其境的去演習。排查、發現線路本身可能存在、涉及的難點,容易出錯的位置,還要結合自己和馬的特點與弱點,標示出尤其需要注意的細節內容。這樣一遍遍在身上、腦海里過電, 來讓自己達到賽前身體與心理上的雙重準備。

  靜候寒區 萬物生

  初心如雪 見天地

  以這次剛剛參加的2019西南賽區SWRHA Futurity賽事Rookie組使用的4號路線為例:

  裁判評判時會就8個技術動作組依次打分,基于馬和騎手在整組動作中的臨場表現和每個動作完成情況,所有過程環節都在他們的審查范圍,并且環環相扣關聯著整體印象與評價。因此在備賽時,也需要以這樣的框架,來加深自己對路線的理解,既需要把握整體,又必須清晰局部細節。

  再以Green Reiner組比賽用到的6號路線為例

  賽前準備時,路線圖在我腦中是以這樣的過程圖譜演繹的:

 ?、?。 來到場地中央,停頓,放松,手放低,調整韁

 ?、?。 向右定后肢旋轉四圈 (先輕輕提起韁,略微向右帶,等馬移步平緩進入旋轉,再動腿,在馬正直平穩的前提下,逐漸讓速度加快)

 ?、?。 關閉、停住,放松,手放低,整理韁

 ?、?。 向左定后肢旋轉四圈

 ?、?。 停住,放松,調整

 ?、?。 向左出左腿進入左圈乘

 ?、?。 兩個快速大圈乘

 ?、?。 快到場地中心點,松腿,放松,發出“hmm”聲音,手放低,身體正直,變成慢速小圈乘

 ?、?。 一圈向左慢速小圈乘,快到場地中央兩步以內,左腿輕輕貼馬身平緩向后滑動,完成換腿,進入右圈乘

 ?、?。 兩圈向右快速大圈乘,中心點切換為慢速向右小圈乘一圈

 ?、?。 來到場地中心點換腿,進入向左大圈乘,放松跑舒展

 ?、?。 跑到另一側,提韁調整讓馬正直,調整后手放低松韁,跑好直線,速度均勻加起來,不減速,(過中線)“whoa”,松腿蹬出去保持,沉入鞍子,輕微提韁,保持身體正直,肩部向后打開,完成滑停。動作連貫,穩住,從容不著急。

 ?、?。 滑停后,手放低,微停(不是停頓,輕微自我調整,給馬一點時間歸位),輕微提韁向右,身體坐正,正直不傾斜倒肩,右手打開(持韁手向右打開),平穩轉身約120度,左腿稍向后移動,輕微加力推出,起跑,完成掉頭,跑出去保持身體正直,線路要直。離圍欄保持至少6米。

 ?、?。 放松舒展向右大圈乘,調整馬的正直、平衡,來到場地另一側,直線逐漸加速,滑停,向左掉頭,保持身體正直

 ?、?。 向左大圈乘,在場地另一側,直線加速,滑停,后退6米以上,完成比賽。

  這樣梳理下來,對于路線、技術動作之間的銜接就有了鮮明的畫面和可執行的內容,可以有更多精力用于把握和分配節奏,尤其對于我這種容易到了賽場就興奮的,可謂安神利器。越是自己薄弱的環節,或是路線上的難點,動作的每個細節就越要拆分得細致、具體。

  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在對路線進行分析的過程中,還要再反反復復回到技術動作的要求標準上,也就是:一個正確的動作應該是什么樣的?裁判看什么? 需要避免哪些有可能發生的失誤? 怎樣做才能達到更好結果?

  接下來為大家推薦一篇發表在《reiner》雜志2019年3月刊“裁判視角”專欄的文章,記錄了道格老師在采訪中所吐露的那些被稱為“sticky spots”的賽場槽點,一些我們很少能意識到卻會莫名其妙丟分的“淚目”。。。 

  作為彩蛋,文中穿插的視頻資料為NRHA裁判對reining評分標準系統的詳細案例解讀,盡管發布于6年前,但對于我們今天的reining學習仍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

  From The Judge‘s Chair

  Sticky Spots

  Megan Arszman

  裁判們如何對待那些有爭議的技術動作?

  賽場上總會有那么些判罰,能夠讓騎手們的牛仔帽歪向一邊,裁判們面面相覷,觀眾們也好奇這裁判是怎么給分的。這些被稱為賽場上的“槽點”, 有的情況甚至可能另那些經驗豐富的選手們也抓耳撓腮,不知道裁判將如何在他們的卡片上打分。

  下文中,FEI/NRHA資深裁判Doug Milholland先生向我們解釋了一些賽場上只有裁判們才知道的細節。

  Doug Milholland

  活躍于競技馬匹產業40余年,NRHA名人堂成員,Open Futurity/Derby冠軍,AQHA世界冠軍,NRHA、FEI、AQHA資深Reining裁判,前NRHA裁判委員會成員

  換腿:中心就是一切

  Lead Changes: All About That Middle 

  按照規定,中心換腿就應該是正正好好在場地中心進行換腿。 但實際上是存在一點點余地的。

  作為裁判我們會把場地中心(center of the arena)看成一個位于賽場中央的一個方格子,被稱為“換腿的安全區”。 那是一個三步區域,場地中心的前一步,中心那步,和中心的后一步, 在這三步以內進行換腿都不會產生扣分。

  換腿進入慢速小圈乘

  Lead Change Into Small, Slow

  以9號路線為例,在2018年NRHA Derby公開總決賽中曾使用到這個路線, 要求馬完成一個快速大圈乘,來到場地中心換腿,然后立即轉換成一個慢速小圈乘。 理想來說,一匹馬應該跑完快速大圈來到場地中心,換腿,之后迅速關閉切換為慢速小圈,沒有抗拒,有意愿的,并且是柔軟的。 這是一個高難度的動作,值得被獎勵。

  假如馬在到達中心點前大約1/8圈的位置速度慢了下來,那么他是在降速中換的腿,然后繼續柔軟的進入慢速、小圈, 這種情況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你無法獎勵給他加分,因為他并不是在場地中心換腿后再隨即降速的。

  假如一匹馬提前1/4圈就減速了,那么很大可能要被扣分,因為已經不足以滿足路線對快速大圈乘的要求。 同樣,如果快速大圈,中間換腿之后,馬又繼續往前跑了多于1/4圈以上才慢下來,那樣也會被扣分。

  關鍵在于你看到了多少抗拒、阻力, 假如馬咧著嘴,卡殼僵在那里,頂著韁勒, 以及不情愿做動作,根據抗拒的嚴重程度將會對該技術動作產生扣分。

  有的騎手為了避免馬在由快向慢的切換中出現抗拒的情況,他們就由著馬自己速度掉下來,用將近半圈來讓馬達到合適的速度。然而他們這么做,是體現不出任何難度在里面的,這種情況我很可能就會給他們-1/2的扣分。

  裁判需要主觀上去判斷馬對于騎手提韁信號的響應意愿、配合程度。我認為屬于可以接受的一類情況是, 馬以快速來到場地中心,在中點之前的兩步以內速度減慢然后換腿,進入慢速小圈。 這種情況不會獲得加分,但是可以接受的。

  掉頭:停頓多了?

  Rollback:Hesitate Much ?

  NRHA 手冊中規定, 從滑停到掉頭之間不應該有停頓。 這里引發了我們的一些爭論和分析。  在滑停之后有一個小小的間息來重新恢復腳下的穩定與身體平衡,這種情況不應被視作停頓(hesitate)或是僵?。╢reeze up)。但是,馬不能在掉頭之前有向前出步或是后退這樣的情況。

  應該是在滑停向前的動力完全停止、完全釋放掉后,騎手再要求馬轉身掉頭,因此一個小小的間息是可以接受的。這個小小的間息可以允許馬恢復身體姿態、重心居中、四肢落定, 這樣當他再做轉身的時候重心也是穩定的。 假如在滑停將停未停時,騎手就開始急于讓馬進入轉身,這樣可能會導致馬重心前傾,轉身時肩部向圍欄方向頂出,給滑停本身的完成與掉頭轉身的過程都增加了難度(而且是以一種不好的方式)。 理想的情況是,馬完全正直的滑停,騎手將韁松出去,就是那么一個剎那間的細節動作,接著他再要求馬掉頭,前肢越過后腿飛節,然后出腿向前。

  那么什么樣的掉頭能獲得加分呢? 我們非常欣賞當一匹馬能做到“戛然而止,然后迅速恢復”保持在他自己的軌道上,并且轉身過來立即可以抬起正確的前蹄兒出腿。 如果他的動作非常干凈利索并且權威從容,那就是加分。

  騎手一定要避免“凍?。‵reeze up)”僵在那里或是運動中卡住的情況。 假如當騎手要求馬轉身時,馬拒絕轉身或者已經開始轉了卻在半途中停止了水平方向的運動,這種情況都會導致2分的扣罰。

  2分判罰 / 2 POINT PENALTIES

  如果馬在旋轉或掉頭的過程中僵住、卡住,都將會涉及2分的扣罰。 NRHA對于僵住/凍?。╢reeze up)的定義是: “短暫且又明顯地拒絕進入旋轉或轉身,或是完全停止水平方向的肩部運動,造成旋轉或掉頭執行過程中的延緩。

  “凍住”也是一個裁判的主觀性判定。 作為一名裁判,我們會訓練自己的眼睛去注意看騎手的手,看騎手手上的動作,看他對馬掉頭時的要求。 假如馬戳在那兒,并不接受騎手的邀請,沒有響應,那么就是2分的扣罰。 假如騎手要求馬掉頭時,馬在未轉身之前先向后退了兩步,那樣也絕對是2分的扣罰。 不過,馬也有可能會向后退少量的幾步來重新獲得身體平衡,如果騎手尚未給馬轉身的信號,那么就不會被視為“凍住”的情況。 但如果騎手在要求馬掉頭時,馬后退的步數超過了4步以上,那么整個路線將會被判0分。

  掉頭:天了嚕

  Rollback:Loosey Goosey

  當掉頭不像我們期望看到的那樣利索,并且傾向于一個較大弧度的轉彎(roundhouse-type turn), 那么就有可能會另整個技術動作失分。 騎手們可能會做出一個很牛的大滑停, 但是如果掉頭不好的話,也會使得分被減去1/2分。 也就是說,如果滑停得到了+1/2分, 但轉彎過寬(wide turn-around),這個技術動作組就是不加不減的中等,也就是0得分。  如果滑停是 +1/2分,然后馬掉頭轉過身徑直破路而出(cracks his way out through the rollback 形容非常干脆爽快銜接順暢),既高效又權威,那么將會再贏得 +1/2分,于是這組技術動作就是 +1分。

  假如馬掉頭之后出腿起跑但是跑反了腿,根據規則是允許馬在到場地拐角轉彎之前的直線中空中換腿,這樣是不會扣分的。(但是,假如換腿時出現了步伐錯亂,步態被打破,那么就會產生2分扣罰。)

  從技術的角度來說,如果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完成的非常高效、流暢、并且權威, 馬又有效的調整過來換到了正確出腿,那么這是一種最正確的處理方式, 我認為是可以給與加分的。 盡管我們的裁判評判系統已經抬高很多、更加嚴苛,我們并不會給這種情況技術加分,但是在我心目中,我認為應當有一點小小的額外獎勵。

  裁判們被訓練在觀察轉身動作時,盯住馬的后腿,特別是在馬即將離開轉身動作跑出去的那一刻。假如他們掉頭轉過來,先快步顛了幾步然后才出腿起跑,那么是-1/2分扣罰,最多2整步(stride)或4小步(step), 如果馬快步的步數多于2整步或4小步,那么就會產生 -2分的扣罰。

  NRHA裁判評分解析(第一部分:圈乘與掉頭)

  停。。。 只是停

  Stop。。。 Just Stop

  還有一個常見的“槽點”就是當馬和騎手完成路線是以直線加速然后滑停為結尾。 這個技術動作的難點在于讓馬只是停,而沒有后退。 然而你的眼睛可能會捕捉到馬在滑停的尾聲向后退了幾步。 那么問題來了,多少步會構成算作是個后退?

  你需要允許馬有個“回輪兒”的過程來恢復站立的平衡。 滑停結束后馬站起來,后退4步以內找到平衡,這種情況是允許的,然而假如后退邁出第5步的時候,他們就出局了。

  等。。。 旋轉 。。。 等

  Waiting 。。。 Spinning 。。。 Waiting

  在賽場看到騎手們在旋轉之前或之間不緊不慢的調整,這并不新鮮。 可能看客們常常不解,他們在那兒滲著干什么呢?這個騎手是不是在試圖回憶起路線該先向哪個方向跑?他是不是想調整自己的呼吸找到和馬一樣的節奏? 停頓難道沒有時間限制么?

  快速回答就是,在技術動作與技術動作之間并沒有一個確切的停頓時間限制。 差不多允許有3-5秒鐘的“舒適”時間來停息一下,可是假如你在那兒戳了10秒鐘甚至更長,那么就會讓裁判們開始質疑這個路線的執行情況了。

  假如停頓長到了大約15秒的時候,那么就開始對你的技術動作產生負面影響了。 無論是要做定后肢旋轉,還是做圈乘出腿的準備,都是同樣的這個過程和原則。

  路線,需要你流暢進行,但這并不意味著你要匆忙趕楞 (Pattern needs you to flow, you don‘t want to rush through either) 。 需要有一個短暫的停息,只是短短幾秒就夠了。

  Jason Vanlandingham 在去年NRHA Futurity上表現非常出色,他第一組定后肢旋轉是+1分, 他就是停下恢復,簡單的把手放下。然后當他再次抬起手的時候,那匹馬就像是飛輪一樣的速度立即旋轉起來,讓你簡直驚嘆“哇哦 !”  ??????

  NRHA裁判評分解析(第二部分:旋轉與滑停)

  槽點與灰色地帶

  Sticky Spots and Gray Areas

  有一些灰色地帶會讓一個路線最終產生不同的得分。 當場上有五名裁判坐在那里,場地不同的角度會帶來不同的視線, 很容易造成裁判們之間給分的些許不同。再乘以一套路線包含8個技術動作,來自不同角度的評判,裁判之間產生2分的差距是常有的。

  對我來說,評判一個“極好”比區分“好”和“非常好”之間差異要容易的多。 +1和+1/2 是容易打分的, 但是 +1/2(好)和 +1(非常好), 或者 0 和 +1/2 之間卻是一個灰色地帶。

  Maneuver Scoring Scale        

              技術動作評分尺度 

 ?。ㄓR殿堂)

馬術技術知識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