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的藝術造型流變史

馬的藝術造型流變史
2020年01月14日 13:45 新浪體育
秦代銅車馬 秦代銅車馬

  馬作為人類最早豢養的動物,它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也受到了一般動物不曾有的文化待遇。

  在封建社會的冷兵器時代,馬很早就成為了最重要的戰略裝備,特別是騎兵的出現,馬匹的優劣成為左右戰爭成敗的重要因素。

  漢朝馬隊是擊敗匈奴的重要基礎

  漢武帝之所以能擊敗匈奴,依靠的就是強大的馬隊,在還擊匈奴的漠北之戰中,漢武帝一次就派出了10萬精選馬隊,同時還預備了十四萬匹馬和數十萬的步卒擔任后勤。假如沒有強大的馬隊,是很難對匈奴形成毀滅性打擊的。

  漢代軍馬石刻

  東漢《馬踏飛燕》

  也正因為此,人們對馬匹的贊頌和藝術創作也經久不衰,例如:楚霸王項羽的烏騅馬,劉備的白馬的盧,關羽的赤兔胭脂馬,秦瓊的黃驃馬等。

  其中漢武帝派遣貳師將軍李廣利出兵大宛求取大宛名馬,并作《天馬賦》一事,將馬匹的戰略價值表達得無以復加。

  汗血馬被譽為“天馬”

  而縱觀整個中國文明發展史,中國社會所處的戰爭年代,也是馬匹藝術創作的高峰時期。

  軍馬為唐朝開疆擴土政策提供了軍事保障

  在唐朝最強盛的時候,國土面積高達1237萬平方公里。太宗皇帝以及他的繼承者們成功地將伊犁河流域以及今天哈薩克斯坦境內的巴爾喀什湖、吉爾吉斯斯坦境內的伊塞克湖和托克馬克都納入到大唐帝國的版圖中。

  唐帝國的強盛是依靠軍事實力做支撐的,而馬匹則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所以在唐代社會崇馬、養馬、縱馬的風氣極為盛行。

  不僅帝王設馬坊,養馬縱馬,而且常常命畫家來描繪馬廄中的名駒。所以,唐代出現了一大批擅長畫馬的圣手,其中以曹霸、韓干的水平為最高。

  韓干 《照夜白》

  韓干《牧馬圖》

  昭陵六駿

  昭陵六駿是指陜西禮泉唐太宗李世民陵墓昭陵北面祭壇東西兩側的六塊駿馬青石浮雕石刻。

  每塊石刻寬約2米、高約1.7米。六駿是李世民在唐朝建立前先后騎過的戰馬,分別名為“拳毛騧”、“什伐赤”、“白蹄烏”、“特勒驃”、“青騅”、“颯露紫”。為紀念這六匹戰馬,李世民令工藝家閻立德和畫家閻立本(閻立德之弟),用浮雕描繪六匹戰馬列置于陵前。

  金代趙霖作《昭陵六駿》

  在漢文化影響下,金代繪畫較之遼代更為隆盛,特別是金世宗大定(1161~1189)年間迄金章宗泰和(1190~1208)年間,繪畫活動益趨活躍。趙霖,今河南洛陽,供職于金世宗時期。下圖為趙霖所做《昭陵六駿》。

  趙霖(金代)

  趙霖(金代)

  趙霖(金代)

  宋朝南渡之前也曾是鐵血之師

  李公麟是北宋時期一位頗具影響的名士,其白描繪畫為當世第一。李公麟和蘇軾、黃庭堅、米芾等人同是駙馬王詵家的座上客。他們在王詵家里的聚會曾被紀錄在李公麟畫的《西園雅集圖》中,米芾也為此寫了一篇文章。蘇東坡稱“其神與萬物交,智與百工通”。

  《五馬圖》為李公麟的傳世佳作,圖以白描的手法畫了五匹西域進貢給北宋朝廷的駿馬,各由一名奚官牽引。而五位奚官則前三人為西域裝束,后兩人為漢人。 五匹馬體格健壯,雖毛色不一,姿態各異,但顯得馴養有素,極其溫順。這幅作品也是北宋繪畫的一件標志性作品。

  李公麟《五馬圖》

  李公麟《五馬圖》

  宋朝南渡之后,南宋朝廷逐漸放棄了北復中原的理想,藝術創作也走向了溫婉的格調。

  元代畫馬第一人趙孟頫

  元朝從馬上得天下,蒙古鐵騎也是縱橫歐亞神一般的存在,他們對馬的喜愛和依賴超過任何時代,元朝馬政也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奇觀,元朝在全國設立了14個官馬道,所有水草豐美的地方都用來牧放馬群,“自上都、大都以及玉你伯牙、折連怯呆兒,周回萬里,無非牧地”。

  這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元代畫馬名家相對比較多,藝術成就也較高,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趙孟頫、任仁發等人。

  趙孟頫《洗馬圖》

  趙孟頫《滾塵馬圖卷》

  趙孟頫《飲馬圖》

  明代無記錄繪馬精品

  明代建國不久就走上了重文抑武的政治道路,因此展現陽剛之氣的藝術創作并不多見,這一時期也沒有再誕生出多少金戈鐵馬的藝術作品。

  郎世寧的百駿圖是清朝畫馬的代表作

  乾隆平定大、小金川、準格爾及東南亞小國,自詡為十全武功,雖然乾隆確實有窮兵黷武、好大喜功之嫌,但是這十次的戰爭保障了中國領土的完整和國家的統一,在這一點上,乾隆的功績不可抹殺的。

  郎世寧是乾隆時期非常具有影響力的一位畫家,《百駿圖》畫面篇幅宏大,這也頗為迎合了乾隆皇帝好大喜功的性格。

  郎世寧《百駿圖》局部

  郎世寧《百駿圖》局部

  郎世寧《百駿圖》局部

 ?。▏菀暯纾?/p>

漢武帝文化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