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馬文化:人類文明的坐標

鞍馬文化:人類文明的坐標
2019年11月08日 10:17 新浪體育
鞍馬文化:播種的是野蠻的種子,收獲的卻是文明的碩果 鞍馬文化:播種的是野蠻的種子,收獲的卻是文明的碩果

  在馬背上,不允許野蠻統治文明

  在大航海時代之前,人類文明的進程就是一條馬的蹄跡線

  鞍馬文化:人類文明的坐標

  文/王冀豫

  在人類浩瀚歷史的長卷中,一定少不了駿馬的背影。馬能到達的地方一定是發達的、富足的、文明的;中世紀以前,馬到不了的地方,就是兩個字:蠻荒。

  斗轉星移,時過境遷。今天,當我們無意中引用“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馬到成功”在說明和祝愿什么時,總領略到一種逝去和久違。在與馬共舞的漫長日子里,人類的文明史跟隨著馬的蹄跡線不斷一路前行,如今身處馬術場,還能隱約感受到遠古英雄和駿馬的飛光霞影。古往今來,馬背負載的一定是強者,在馬背上,一定是文明戰勝野蠻、智慧領導愚昧。

  馬同狗比,不但表現忠誠,更表現能力。古代那些掌握了馬的族群,一定是偉大的族群,今天的馬術強國也一定是文明強大的國家。馬是我們人類文明早期最偉大的載體,那時的人類文明主要是沿著馬的蹄跡線在串聯交流,這就是文化的“跑馬圈地”,帝國的疆界也不例外。由于這種不可或缺的作用,人類將馬神話,而馬也以其特有的靈性,義無反顧地信守著它們生命存在的承諾:“我是上帝賜予人類的禮物”,“我與中國人同是龍的子孫”。它們忠誠、勤勉地奉獻著自己,古往今來,一成不變。

  馬進入人類歷史的時間不長,它幾乎是最后一個被人類馴服的主要家畜。但是它的進入,卻讓人類文明開始以非常豪邁的氣勢向前發展。從此,人類的活動范圍擴大了,腿腳延伸了,走得遠了;部落之間的聯系緊密了,信息傳遞也就快了,文明的碰撞也就激烈了,于是競爭、交流、對話、發展、戰爭、和平全來了,一些“大概念”形成了,像桌椅、木榻、褲子、馬路乃至后來的高速公路和網絡世界,從某種意義上說,都是鞍馬文化帶給我們的靈感。當然了,還有我們中國人引以為豪的馬鐙。

銅鎏金木芯馬鐙(公元415年) 遼寧省博物館藏

  李約瑟說過,什么是人類最簡單、同時又是對人類影響最深遠的發明?就是中國人發明的馬鐙子!像中國的火藥在封建主義的最后階段幫助摧毀了歐洲封建制度一樣,中國的馬鐙在最初階段幫助了歐洲封建制度的建立。

  “行天莫如龍,行地莫如馬?!睘榱艘粋€“行”字,中國人發明了蹄鐵,“無蹄即無馬,無鐵即無蹄”。漢帝國文、景兩代無為而治,為主動進擊漠北的準備工作,最大的技術突破就是發明了蹄鐵和給馬吃糧食。其實漢朝,只是找到了一套對付草原鐵騎進犯中原的好辦法。古代,幾乎所有中原大一統的發展和鞏固,都關乎馬的技術革命。尤其是漢朝,就是圍繞著馬來做文章。話歸蹄鐵,《史記》曰:“武帝為伐胡,盛養馬。馬來食長安者數萬匹,率牽掌者關中不足,及調旁近郡?!薄罢普摺本褪氰F匠,就是給馬掛掌釘蹄鐵的師傅。還是那句話:如果沒有馬,真不知道中國人的歷史該怎么寫,也不知道整個人類文明的歷史該怎樣寫。比如說今天的世界格局就是源于被西方人稱為“黃禍”的四個東方游牧民族的進犯。

  公元前133年,西漢武帝劉徹對雄居蒙古高原100多年的匈奴展開了全面的攻堅戰,奪回河朔,兩出隴西。至公元前119年,漢武帝命大將軍衛青、霍去病各率精銳鐵騎五萬,以強大的后勤為保障,橫掃了漠北縱深達上千公里,戰事的慘烈雖無詳細記載,但后果可鑒,僅大漢戰馬損失就達十幾萬匹。從失去隴西的匈奴部哀歌“失我焉支山,使我玉女無顏色;失我大草灘,使我牛羊不繁衍”開始,至公元98年,北匈奴單于重提與東漢皇帝和親遭拒絕后,不堪忍受東有東胡、西有烏孫、南有強漢的圍困打擊,迫使其率領一支可縱橫萬里的匈奴大軍20余萬眾,向西遠遁,可謂:“一上玉道關,天涯欲不歸?!笨梢詳嘌?,在人類的歷史上,沒有哪一次遷徙能如匈奴人的遷徙這般,對人類的文明產生了深遠巨大的影響。幾百年后,在多瑙河畔出現了一個帶“匈”字的帝國,一個叫欒提拉的匈奴王向軍事落后的歐洲展示著中國鋼制的響箭、精良的馬具……率他的匈奴鐵騎,東征西討,橫征暴斂,把歐洲超穩定的秩序徹底打亂,迫使西羅馬帝國滅亡,建立了以維也納為中心直至小亞細亞的“西匈奴漢”帝國。東方的游牧文明肆無忌憚地踏破了地域的界限,曾經的地中海文化圈在一片腥風血雨中紛亂不定。當羅馬教皇為歐洲的秩序廣泛布教,才確定了地中海文化圈、古希伯來宗教的文化元素的地位,而新的文明構架就此孕育。這就是被西方人認定的第一次“黃禍”。另外三次分別是唐代的突厥人、遼國的契丹人和元朝的蒙古人。

奔馬與飛鳥(秦代漆器)

  今天的世界格局是在馬背上劃定的。在冷兵器時代,騎兵的優劣直接決定了一場戰爭的勝敗。游牧民族對歐洲的入侵推動了歐洲文明的發展。匈奴人的入侵使歐洲普及了基督宗教;奧斯曼的進攻則給歐洲奠定了騎士文化;契丹人的牛皮筏子,給了北歐真正的海盜精神。

  站在地球村的角度上審視人類的文明,人類史上曾有三個仰仗征伐建立起來的里程碑式的帝國:一個是將青銅時代推向頂峰,從西科索人那里學會了戰車征戰的埃及帝國;一個是鐵,初入文明的赫梯;一個是把騎兵分成重騎兵和輕騎兵的馬其頓。它們都是圍繞著馬進行革命后才以金戈鐵馬完成了霸業,都是建立在馬背上的帝國。

  公元前1720年,當牽驢拉磨的埃及人被馬拉戰車的??扑魅藲⒌闷吡惆寺鋾r,他們驚呼著“東方之驢”,退守底比斯谷。160多年后,埃及人勵精圖治,也學會了用馬,用利比亞野馬和東方馬改良后,一舉擊敗??扑魅?,開始了向西亞的征伐。在十八世王朝時,埃及成了沿地中海地處亞非的大帝國。埃及這個地球文化之母,終將自身偉大的文明傳播四海。

  公元前1000多年,赫梯人將戰車車軸置于車身中間,車載量增大,使長槍手、弓箭手、馭手同車作戰,卡迭石戰役獲取兩河流域,并形成了影響至今的《卡迭石停戰協議》,開疆拓土建立了跨亞歐的赫梯王朝。公元前300多年,亞歷山大將騎兵分成了輕騎和重騎,一舉擊敗波斯帝國的大流士三世,建立地跨歐、亞、非三大洲的帝國,從此開始了“誰掌握了馬,誰就是第一帝國”的時代。而中國南宋,技術先進,經濟縱使占據當時世界經濟總產值的三分之二,沒有騎兵,仍弱不禁風。

卡迭石戰役中埃及的戰車 埃及繪畫

  以馬和馬的技術論成敗的時代,亞歷山大攻占了北印度,因騎兵不懂釘蹄鐵,無法翻越萬山之結的帕米爾,遺憾地使西方文明與中原文明擦肩而過。

  大流士一世豪邁地詠嘆“神創造了我,賜我這英雄駿馬的帝國”,中國在春秋戰國這最富生機的帝國創業時代,也是以“千乘之國”“萬乘之國”來衡量綜合國力的。中國的皇帝無不以弓馬來君臨天下,而西方的王權也是靠騎士制度維護。甚至我們現在談論的英雄,像拿破侖、朱可夫、華盛頓、伊麗莎白二世、李自成,他們的塑像竟然都是人坐在馬背上和英雄駿馬的統一造型。

《家園》 楊佳 攝

  馬是所有家畜中最后一個進入到人類文明中的。農耕文化選擇了驢,游牧文化選擇了馬。馬一旦進入人類社會,人類的遷徙范圍就擴大了,游牧文明才能逐水草縱橫萬里。每當中原文明受到游牧民族入侵,都是一次文化注血,中華民族就在這種野蠻的碰撞中變得強大。

  什么叫華夏?八駿九逸之國,八匹駿馬,九方樂土,也就是九州或神州。我們的文化底蘊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同馬發生關系的,可以說,鞍馬文化是中華三大主體文化的結晶。北京原本就是個馬背上的城市,它是在游牧文化與農耕文化碰撞下產生出來的城市。滿人就是后金,本身是騎射民族,遼金元明清,五代王朝,只有朱家,是打敗蒙古騎兵建立的明朝?!妒酚洝防锩嬷v得很清楚,連我們的祖先軒轅氏都是個坐著勒勒車到處云游的人。

  在今天的河南省南陽市,四五千年前,曾是人文之主顓頊帝君臨天下的地方,現今發掘了一處有7000多年歷史的古墓,展示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平面四方形制和大勺星(北斗七星),喻示:民以食為天。后浙江省的鑿巖洞中,進化為不但有四方的形制,在洞頂又縱向地用烏逮和天馬與大地交相輝映,以示洞中天地,展示了一種要君臨天下的野心,不知哪位先祖干的。

  我們的祖先以這種馬的造型顯示蒼天,又將馬的悍威、速力、結構表敘得令人嘆為觀止,使每個中華人,不論族群、信仰,無不為這精彩而自豪,我們生活在一個多么壯麗的、以馬為代表的蒼天之下。

  中華民族中最大的族群漢族,先祖是羌,由西向東發展,今天的新疆仍有“若羌”之類的地名,和田玉橫貫華夏就是佐證?!妒酚?六國表》:“東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于東南,收功實者常在西北,故禹興于西羌,湯起于亳,周之王于豐、鎬伐殷……”寥寥數語,我們又感受到那車轔轔、馬蕭蕭的西進序曲。當然華夏之族的融合要早于夏、商、周,而中華的先輩軒轅氏黃帝,傳說中就曾將馬喻為“濟世之基、立國之本”。

  正因為有馬背上的徹悟積淀,至漢武帝,強大到一個漢兵可對付20個匈奴兵時,匈奴騎兵一經漢騎兵攻擊便大喊:“漢子來了,漢子來了?!边M而由華夏演變為漢族,我們至今還在不自覺地引用“漢子”來贊譽什么人。當然匈奴也是華夏一族,是夏禹、淳維之后,只是生活方式不一樣。

  自公元前5世紀,中原掌握了三元文化(農耕、游牧、舟楫),進入了城邦時代,城里人叫“國人”,城外的人叫“野人”。在邦國的打擊下,野人退居降雨等分線以北,成了六戎,由欒提頭曼將其一統,將駿馬與茶葉結合成大草原文化,與華夏割裂,并正告漢帝,君將“諸引弓之民,并為一家”,正式拉開了游牧與農耕在中華大地上連續2000多年的大碰撞,其根源竟是一場兄弟同室操戈的內戰,而且在馬背上打出一個漢族來。

  在人類歷史上,也許只有中國曾為馬進行過戰爭。公元前104年到公元前98年,武帝為了得天馬羽化升仙,命李廣利——這個號稱“貳師將軍”的大舅子西征大宛,搶所謂“大宛天馬”。武帝歌曰:“天馬來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降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边@一仗,14萬大軍以圍城得勝,沒什么傷亡。為護大宛馬的毛色,李廣利逼迫兵士將軍帳做成遮陽的走廊,連凍帶餓,歸朝僅剩一萬多人。有一種說法,一位將軍感慨道:“武帝要問這是什么馬,我就說:這是我大漢士兵的汗血換來的,就叫汗血馬!”

  誰失去馬背,誰就失去江山。

  站在歷史的天平看,上帝是公平的,在馬的問題上給了東方、西方同樣的機會,東、西方都同時抓住了它。東方的諸子百家、古希臘的哲學、希伯來的宗教、古羅馬的法制紛沓而來,人類的文明在馬背上快樂地發育著。

  自打1966年15歲從軍于部隊農場騎馬當牛倌,與馬為伍有一搭沒一搭開始,至今已近50年?!敖R就有一分險,上馬就有三分險”,在體育運動中有三分之一的截癱者是馬術運動員。我太太當年在內蒙古牧區插隊,他們隊的一個馬倌就是在婚禮前遛馬時墮馬身亡的。

  對初與馬接觸的人,我的第一句忠告就是:不要從馬屁股繞行。馬后蹄子可踢出按1500公斤計的力度,且應力集中。其實,馬的迷人之處正在于這個龍種剛柔相濟的內涵和外延。從體貌上看,馬的前半部是男的,雄姿勃勃,后半部是女的,陰柔妖媚。上帝把它嫁接得如此流暢,陰陽合璧,真堪稱天作之合。

  馬的性格矛盾卻非常突出:膽小而瘋狂,神經系統非常發達,使其敏感異常,且爆發力驚人,瞬間可產生巨大的爆發力??蓜e忽視了這沒長膽的大力士, 它的膽小和力量,可成為你膝下的坐騎。但它在非常狀態下 極度的敏感和力量又使其勇猛異常。在馬科動物里,只有馬會把被動的防守變為進攻,它會倒退著追蹤踢尥,反守為攻,而且馬的極度憤怒會使其不顧死活地前沖、前刨、前突。馬的S型生理行為和運動方式,更使其可四面出擊、八方招架。我們中華的先人、先哲們說“是馬就有三分龍性” ,就是群狼面對一匹健康馬也無可奈何,絕不夸張。

  有位18世紀的法國博物學家布封,寫過一篇有關馬的論文《馬的素描》,文章第一句話就是:“人類迄今為止所能從事的最高貴的征服,就是征服了這豪邁而剽悍的駿馬?!蔽牟娠w揚叫人蕩氣回腸。我們的祖先對馬也有著同樣中肯、精彩的定義:“馬者,貴獸也?!薄胺蛎F之類眾矣,能引重致遠,堪托生死者,獨馬可當?!笔裁匆馑寄??就是和人在一起長毛的動物是很多的,但是能夠和人一起去浪跡天涯、風雨同舟、以性命相托的動物,只有馬了。

  馬最初吸引很多人的,一定是它們身上自由的天性。諸子百家時代, 這種叛逆精神在我們祖先身上顯露無疑,可從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開始。儒家大一統的文化和精神地位得以確立,這是統治之道,不是人生之道,人是崇尚自由的。當你騎著駿馬,在漫無邊際的草原上奔騰的時候,天地如此遼闊,你一定是向往著自由,一定是向著太陽,尋找著溫暖的生活。好多蒙古歌詞寫得很美,經常流露出人們崇尚自由的精神。

  宋朝時有兩個將軍從北方的遼邦奪得一匹名叫“驊騮”的千里馬,不管他們怎么善待,這匹寶馬都終日面向它的故土北方嘶鳴不止,拒絕飲食。這匹馬用自己的行動表現了對故土的熱愛、不為富貴所動的品德,不為敵人所用的原則,死后,留下了“驊騮向北”的成語,成為中華精神的楷模。

  但馬教給我們的還遠不止這些。

鄂倫春馬

  大興安嶺的山林中有一種原生馬——鄂倫春馬,它是蒙古馬的一個亞種,家族中的公馬有很強的護群能力。上個世紀50年代初有幾個馬專家去實地考察,春天是母馬繁殖季節,小馬紛紛誕生,這時老虎就趁火打劫。一匹公馬義無反顧地沖上去,與虎搏斗。它們在森林的一塊平地上像兩個角斗士, 白天戰斗,晚上分手,一連兩個星期,最后由于冰雪消融,老虎把公馬騙到一片濕地,使馬陷進泥潭被老虎咬死,但小馬已能奔跑自顧, 母馬已能戰斗,老虎對馬群不再構成威脅。為有犧牲多壯志,這匹公馬犧牲自己換得了族群的安寧。這就是馬教給我們的團隊精神。

  1966年“文革”初,家里嫌我不安分,送我參軍,第一站就是東北嫩江空軍農場六分場,被分到車馬班放牧。我的第一匹坐騎恰好是匹老白馬,1942年出生,遼沈戰役中因把一位負傷的師長馱回來,立過二等功;后來,在馭手犧牲的情況下,它把彈藥送到火線,使陣地固若金湯;退役后它每月享受26元被服加伙食的士兵待遇。這才是真正的戰友啊,馬對人夠意思,人對馬也夠意思。這種人馬情結,我終生留戀。

作者在部隊(圖自我和我的駿馬)

  其實,馬跟人的區別就在于它們適情任性,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摻假,比人真誠。有句老話叫“望山跑死馬”,馬為了體現忠勇,是會跑死的動物。馬生來就具有一種品質,它為了領會人的指令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人投放歐洲的100萬戰馬重返故里的只有八萬匹。澳洲人征戰耶路撒冷,這些威爾士戰馬馱著戰士們穿越巴勒斯坦沙漠的無人區,有如神兵天降,擊敗敵軍。戰后,澳洲當時的“防疫法”使這些馬全部客死他鄉。人們只能在悉尼立塊碑,上面刻著這些馬的功績,人們親切地稱它們“威勒”。其實,每一種馬都有著令人蕩氣回腸的故事。

士兵們向一戰中死亡的馬屬動物致敬

  我們幾乎是利用了馬的一切優秀的天性,它的忠誠、它的坦率、它的不辭辛勞,將馬的社會性植于我們的社會。比如,我們在語言的字里行間總是在講與馬有關的東西,可能你自己都不自覺,但是你不由自主就脫口而出了,比如我們常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總而言之,大部分詞句都帶著“正能量”,都是能給我們帶來激情的豪邁的說法。而知人善任、“伯樂識馬”這個典喻對現代文明更是有著不可或缺的精神意義。所以說,鞍馬文化在人文學科中滲透了非常積極的成分。

  人類是萬物之靈,在什么地方體現?在馬背上最容易體現。騎馬可以調節你的內在,使你有一個好的外延,又結實,又雄心勃勃。騎馬和駕車感覺完全不一樣,汽車是死的,馬是活的;開車你會迷路,但只要你縱韁,馬一定會把你帶回家。你也會愛你的汽車,但愛法不一樣。馬是你的哥們兒,有時候還跟你鬧脾氣呢。

  什么叫騎馬?19世紀法國一位叫凡高的大師說,一個字:輕。具體說就是不要強制馬服從你,要贏得馬的配合,就要做到“和”——人馬親和,人馬調和。要我說“你會騎馬”,不如說成:“你會交朋友嗎?”或者:“你有真朋友嗎?”

  記得在國外一所馬術大學進修時,教練問我:“當馬和人同時遇到問題,你先顧誰?”我說:“人?!彼f:“No!”細想一下,明白了,馬術運動源于人類往日的生活。古往今來,在戰場上,在草原上,你的坐騎不存在了,你的作用甚至你的生命也就消失了。冷兵器時代,騎兵是強兵之甲,下馬成了步兵,就任憑敵方的騎兵射殺或割“稻草”吧;牧民在曠野中,馬沒了,等待他的只有迷路、餓死、凍死、被狼吃掉。從這個意義認識,馬是人存在的依據,當然顧馬為先。

  馬是人類第一騎乘動物,因此才與人結成了生死與共的關系。在古時的戰場上,馬是政治家們爭奪疆土、利益的血腥工具,但在奧運會賽場上,馬術卻是一場沒有敵意的騎兵戰,一場輪流發言的外交談判。自從有了體育,馬就如無言戰友,以伙伴的身份參與進來,并以其獨有的智慧和膽量幫助人類實現追求自身品質日臻完美的愿望。

  馬是人的伙伴,是無言的戰友,要像愛護自己一樣愛護馬,這是一個原則。騎馬必須愛馬,像養護孩子一樣養護它,在這基礎上才能談騎它,這樣,你的愛心、責任心,不都表現出來了嗎?這樣人不就完美起來了嗎?要說什么是對“馬的殘忍”,就是不負責任,更不要說虐待了。所以騎馬的人有很多的調侃,如“馬上是爺爺,馬下是孫子”,“一個好騎手一定是個好馬夫,一個好馬夫未必是個好騎手”。在現代文明生活中,我們不應該將騎馬作為一個很另類、很張揚的事兒,要學會人、馬、自然的和諧之道。自古以來我們的祖先都很愛護馬,南宋的兵制上都寫著,蒙古人每人有三到七匹馬,但用馬之道,“緩急相濟,以定其氣,雖危急中必循此法”。

  作為運動,馬是以伙伴身份出現的,與騎手相互配合,才能取得成功。騎馬必須控制馬,首先要能自我控制。要時時想到別人,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和強制性地形成團隊精神,這叫學會做人。騎馬是非常理智的行為,一個膽小的人通過騎馬可以堅強起來,一個沖動浮躁的人通過騎馬可以抑制他的狂躁性格。是馬就有野性,也就是它的自然性。騎馬時,你如果狂躁,你一定受懲罰;你如果儒弱,你也一定受懲罰。在馬背上,不允許野蠻統治文明。

  我常說,馬是我的精神教父。與馬為伍幾十年,我從壞人到想當好人,并努力當好人。馬不但對我,對每一個愛馬人都有著特殊的君子風范?!皼]本事就別騎我,懂我,我為你死”的舍生取義是馬的天性。而養馬的人,從對馬的態度就能看出人的本性,懂馬才能駕馭它,不懂或者不愿懂的人,永遠也不能得到馬的信任和依賴。

  由于馬的社會性,它潛在著一種勇敢和進攻性。在無法逃避時,馬的退踢就成為進攻的有力武器。掌握心理控制就是現代管理學的基礎。在引起馬的誤解時,馬的一切正面效應都可能是負面的,所以說,一個反復無常的人是無法與馬為友的。常言說,“馬伴君子不伴小人”,“是馬就有三分龍性”。一個不重視個人修養、格調低下的人,玩馬充其量也就是個“馬膩子”。

  “馬上看壯士,月下瞧佳人”,“烈馬不死壯士心”,除了征戰在硝煙彌漫的戰場,馬背上還可以打造一個民族的精神。比如強悍的盛唐,就不忘在馬背上打造精英的風采。自盛唐中國就廢除了貴族制,開科舉治天下。盛唐總有振聾發聵之舉,每當進士及第,武則天照例要到長安月光閣聚會,這是個“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的所在,讓進士們打馬球。這就是大唐的文韜武略的展示。

  我發現,中國古代的文化人,像唐宋八大家的韓愈、蘇軾……“詩仙”李白、“詩圣”杜甫、李賀等,都是一水兒的“馬專家”,非常懂馬、懂自然。要說“詩賦欲麗,文,以氣為主”,與“馬上看壯士……烈馬不死壯士心”,交相輝映,而又呈現了“馬有靈性,人是萬物之靈”相通的精靈格調。如果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只是他的本性當屬,那么,“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則是李白詮釋了那沒用的必須換酒喝的五花馬的本質。這位出身于西域楚河之畔的“詩仙”,在《將進酒》中的不羈放浪,卻隱發著對世俗和假爺們兒的嘲弄,被后世的蘇東坡在《戲書李伯時畫御馬好頭赤》中點透:“山西戰馬饑無肉,夜嚼長稭如嚼竹。蹄間三丈是徐行,不信天山有坑谷。豈如廄馬好頭赤,立仗歸來臥斜日。莫教優孟卜葬地,厚衣薪槱入銅歷?!倍鸥Φ摹斗勘芎R詩》不但是寫馬第一詩,他的“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的韜略也是詩一般的表達。那不盡風流的“琉璃盅,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的李賀竟也是相馬高手:“此馬非凡馬,房星是本星,上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薄扒Ю锺R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表n愈的人論,通過(說馬)厘清了“客觀存在都不以主觀認識為轉移”的觀點,他“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遠看近卻無”的簡言,把個天地人縱向意境、遠近鋪陳的橫深,弄的真如詩如畫了。似乎那不羈的建安風骨,蕩氣回腸的唐詩、宋詞,竟也臆發于馬背。

馬球圖

  今不如昔!記得張賢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一書中一匹老青馬嘲笑今天的中國知識分子:“我是被你們人類強行騸了,但你卻把自己騸了!”

  常年騎馬的人,大都身形挺拔、談吐豁達、器宇軒昂。比如說像我們常年跟馬打交道的人就比一般人耐凍、耐熱、耐饑渴。馬可以改變一個人,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給一個文弱的人帶來豪氣。

  有人說,有了馬就有戰爭。不錯,鞍馬文化播種的是野蠻的種子,收獲的卻是文明的碩果,其實人類就是在文明和野蠻相互碰撞中發展起來的。

  馬進入人類社會有5000多年了,但正是這5000年,人類有了最輝煌、最磅礴、最偉大的發展。馬背甚至成為當今社會體制中政教合一和三權分立的分水嶺。

賽馬與馬術

  作為當時必要的交通工具和作戰手段,馬確實在中世紀冷兵器時代有過非同凡響的輝煌。到了今天,有人說馬的歷史使命結束了,但是馬卻有一種很有穿透性的生命力,今天又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在人類的生活中。到19世紀末火炮、蒸汽機出現,馬作為社會主要角色的時代結束的同時,開始轉戰另一個戰場——體育產業。

  1780年,德比十二世把貴族間“一對一比賽”變成了一群馬在跑,一堆平民在投注,這就是“博彩”,今天的體育博彩就是從賽馬開始的。其實在中國2500年前就有了“田忌賽馬”的故事,只不過后來沒有下文罷了。沒有馬就沒有今天的很多體育概念,比如說我們賽前藥檢就是從賽馬開始的。檢驗馬是否服用了興奮劑,因為這關系到賭博,關系到巨大的稅收,后來才有了對人是否服用興奮劑的檢驗。很多體育競賽規則也是緣于賽馬,像著名的F1大賽就是把馬變成了車。直到今天,人與動物相結合的運動只有馬術是體育,在體育諸項目中只有馬術是男女同場競技,名副其實一個大寫的“人”的運動。

  香港地區賽馬的稅收占了總稅收的25%以上,馬會是香港真正的慈善總會。港人可憑處方去英皇御準的馬會藥房免費取藥,港人的電話費便宜是馬會在支持,香港科技大學和海洋公園是馬會送給港人的。

  美國政府稅收的近10%源于賽馬,日本政府440億美元的稅收源于賽馬,甚至以發展馬業、教育國民心態,達到全盤西化的目的,日本是東方唯一有馬事公苑(馬公園)的國家。

  法國財政部主管賽馬的PMU公司一位發言人介紹,他的工作就是要將法國牧羊人口袋里多余的法郎全部納入金融流通的主渠道。

  從馬房、馬館、馬場設計,到牧場管理、獸醫、醫療專用設備、裝蹄、鞍具制作……,一個巨大的行業在為就業服務。實惠的西方資本已將“馬”納入社會保障系統,成為基礎工程的首選。

  西方的賽馬工業到底是什么?是體育,是藝術,是稅收,是金融投機的手段;是政府,是社團,是有效的社會機制;是以小搏大,是慈善機構,是社會公益機構,更是一個全方位、多層次、綜合性效應的典范。馬會更是“圓桌騎士制度”的改頭換面,所不同的是,養馬比君子,它要求人們把高尚的情操融入現代的契約精神,搞得好壞是一個社會文明的尺度,這需要政府有足夠的公信力。

  我曾問一個英國朋友,你們的法律不允許賭博,為什么可以賭馬?他平淡地講,我們不是賭馬,那是我們的國家精神。我苦思良久,中華民族過去的故事太多了,但答案空泛。中華民族可以把與馬有關的一切競技統稱“賽馬”,以“龍馬精神”作為民族的第一精神而游離于人神之間,但我們缺失一個中世紀與工業社會轉型的磨合期。英國賽馬業維系了整個貴族的體系。當新中國成立后,曾把唯一可稱為賽馬工業的上海跑馬廳改為人民廣場,馬廄改為人民醫院,鏟除了帝國主義的遺跡。1959年,馬術從國家體委的競項中被徹底刪除。

  有人說,騎馬是對馬的殘忍。有些是無知,有些是貌似仁慈。其實,恰恰是騎馬的人,上至英國王室下至我這等馬的發燒友,都是動物和環境保護的倡導者、支持者。那種“一水漲喧人語外,萬山青到馬蹄前”的意境,使你在馬背上的視角對破壞環境、殘害生靈的憎惡是最真切的。我們說馬術是所有體育運動中最干凈的運動,它不但代表中世紀的一種對于今天文明的滲透,更重要的是給我們帶來了激情和豪邁,還有永遠不會停息的一種努力。

  拿錢生砸,挽救不了人和馬之間的關系。薩特王儲、科威特的王儲、蘇丹哈里發的后代,無不用高價買馬,用高價請教練,雇最貴的馴馬師馴馬,然后去參賽奧運會。他們以為拿錢能堆出金字塔的尖兒,但很可惜,總是名落孫山。你真的喜歡馬、懂馬嗎?你有多少時間跟馬在一起?英國皇家貴族都是六歲進馬格子,馬房是一個他們的成長環境。

  鞍馬文化是人們對于馬的一種認知。它不是一個暴發戶運動,不是“土豪金”運動,它是一個文化積淀的產業?,F在的馬術運動有一個非?,F實的意義,就是人們對于都市生活的厭倦,對于大自然的向往。

  每年6月7日是英國賽馬運動的“女士日”。這一天,上至女王、貴婦,下至貧民女性,無不盛裝觀摩。美國,這個號稱“第一”的超級大國,馬匹存欄是世界第一;荷蘭連高速公路邊上都有二英尺寬的馬道;德國在20世紀70年代初,馬群總數已到快要滅絕的程度。進入70年代,無論是德國北部的高原,還是在萊茵河畔,總會看到成群的年輕人騎馬代步??梢姮F今的發達國家,越發達越和馬有緣分。

  進入后工業時代,人們崇尚綠色運動、富氧運動,倡導環境意識,這已成為文明意識。電腦可以改變我們的工作性質,但有一點是不能改變的,那就是人類對于大自然的眷戀。人對往日田園牧歌生活的尋夢,使騎馬成為永遠的時尚。

  潮起潮落,馬在人類社會中,一種作用消失了,另一種作用又在萌發,就像物理學的能量轉換,這種萌發對人類社會的作用,只會更強大、更深遠。

  當普羅米修斯把圣火送給人間,人類才得以在脫離蒙昧中苦苦探索百萬年。5000年前,當文明的地平線上舞動著駿馬的身影,人類的文明才如石破驚天、大氣磅礴地迅猛發展。今天我們強國夢醒時,又一次在天邊憧憬著駿馬的引領,有如蒙古民歌中唱的:“馬背上又升起了金色陽光?!?/p>

  作者:王冀豫

  中國馬業協會常務理事

  北京鄉村稻香湖馬場總經理

  長期致力于鞍馬文化的傳播,被稱為“馬界名嘴”

(國馬傳媒)

 

馬文化文明坐標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