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聚合:行動+引領+消費 女性跑者數量激增之秘

三力聚合:行動+引領+消費 女性跑者數量激增之秘
2019年10月09日 09:31 體育綜合
資料圖。 資料圖。

  十月,秋高氣爽。

  林語堂先生在《秋天的況味》中曾經這么描寫秋天,“在四時中,我于秋是有偏愛的,所以不妨說說。秋是代表成熟,對于春天之明媚嬌艷,夏日的茂密濃深,都是過來人,不足為奇了。所以其色淡,葉多黃,有古色蒼蘢之概,不單以蔥翠爭榮了。這是我所謂秋天的意味”。秋天在林語堂先生的筆下,全然沒有“肅殺、凄涼、荒林、萋草”的悲秋之感,反而在淡淡的文字之中流淌出了自由和浪漫。在這樣一個浪漫的季節,聊聊女性跑步的話題,是最好不過的了。

  
首先從一部電影說起。

  2013年,由科洛·羅比喬德執導的運動愛情劇情片《莎拉寧愿跑步》在加拿大上映。薩拉是家住魁北克的一位年輕的中長跑運動員,在經過自己的努力以后,她得到了加入蒙特利爾最佳大學運動員俱樂部的機會,即使發現心臟有問題,甚至家庭無力承擔她的大學費用,她還是義無反顧地追求夢想。由于年輕和對夢想的極度渴望,她走了彎路,通過假結婚獲取政府補貼,拿到了錄取通知書……當然,她為此付出了代價。最終,克服身體的障礙,經歷婚姻的不可承受之重,跑步給了黑暗中的她無限光明。“除了跑步我能夠控制,其他的我都不可控”,跑步指引著她前進的方向,也讓她的人生越來越美麗。

  盡管1928年,荷蘭阿姆斯特丹第9屆奧運會上就首次出現了女子田徑比賽,但女性參與中長跑比賽也就是近50年來的事情。正如很多人認為4分鐘跑完1英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樣,上世紀中期,社會上普遍認為女性不可能完成42.195公里的挑戰,而且跑步會導致女性“腳變大、長胡子、胸縮水”等。1966年,波士頓馬拉松迎來了首位女性跑者芭比·吉布。當時吉布并沒有正式的參賽資格,而是起跑之后才偷偷混入人群中。1967年,凱瑟琳·斯韋策(Kathrine Switzer)通過看不出性別的中性名字報名成功,身披261號參賽號碼布,在被發現后,她不斷被人拉扯要求離開賽道,但是憑借著“就算爬,我也要爬完全程!”的堅定信念,她最終以4小時20分鐘完賽。后來她成立了“261 Fearless”的公益組織,并為女子馬拉松列入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比賽項目做了大量工作。2017年波士頓馬拉松,261號再次出現在賽道上,70歲的她跑出了4小時44分31秒,留下了美麗的身影。

  
Run Repeat 。 com網站和國際田聯(IAAF) 近期做了一次中長跑比賽統計,數據涵蓋1986到2018年,分析了全球206個國家和地區的共70000場比賽,涉及人數超過1.07億。通過數據可知,女性參與率從1986年的不足20%上升到2018年的50.24%,已經超過了半數,在5公里比賽中,近60%的參與者是女性。

  從國內來看,除了所有中長跑比賽中基本全部都設有女子組外,專門針對女性的跑步賽事也如雨后春筍不斷涌現。僅以2019年為例,上海、石家莊、鄭州、重慶、成都、杭州、南京、沈陽、寧波、彌勒、乳山等地均舉行了女子半程馬拉松比賽,通過跑步追求健康和美麗成為越來越多女性的共識。

  原因何在?

  除了跑步可以減肥、美容養顏、增強身體素質、排解壓力等外,“2017中國馬拉松跑步十大人物”的人民網副總裁唐維紅認為,女性跑者身上三種突出的力量是越來越多女性參與跑步的動力。行動力:相較于男性來說,女性的行動力、抗壓能力、抗打擊能力更強,正好與跑步,特別是馬拉松運動的精神相契合。引領力:女性可以帶動更多家庭成員、身邊的朋友、同事加入到跑步運動中,并且,女性更樂意通過社交媒體分享跑步的故事。消費力: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分析,在各類網站上,具有健美身形、高顏值的跑步女神,絢麗多彩的裝備,親子愛人間的溫情照片等圖文更能吸引眼球、帶動點擊率和銷售量。跑步,特別是馬拉松起到了建構“新女性”的作用,是女性彰顯獨立性,展示新形象,顯示新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社交符號。

  “跑步改變了她們的生活,她們感覺無所畏懼,勇于去做任何事情”。希望更多的女性能夠加入到運動行列中,跑起來,跑出健康,跑出美麗,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跑者世界)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